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母亲和哥哥想将她赎走,袭人却拒绝了是为何?
红楼梦中母亲和哥哥想将她赎走,袭人却拒绝了是为何?

袭人《红楼梦》中的重要人物,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。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,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。

《红楼梦》第十九回,贾元春省亲过后,宁国府和荣国府两府里的人连日用尽心力,人人力倦,各各神疲。因为没有出正月,所以大家开始真正地过年。

袭人之母进贾府,请女儿回家吃年茶。贾母同意后,袭人独自一人回家。

回到家里,她的母亲和哥哥想将她赎出身子,帮助她嫁人。袭人说死也不同意,跟自己的母亲和哥哥翻了旧账,并为此哭闹一番。贾宝玉前去看她,问起她为何哭时,她还撒谎是迷了眼。

袭人为何不愿意赎身成为自由人呢?她的两次洗澡透过了秘密。

袭人第一次洗澡发生在晴雯骂她和宝玉作了丑事的当晚。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一回,睛雯和宝玉拌嘴之际,袭人打圆场,说出了“原是我们的不是”的话,没想到“我们”两个字惹恼了晴雯,张口骂出袭人做的丑事。原文如下: “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!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,也瞒不过我去,那里就称起‘我们’来了。明公正道,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,也不过和我似的,那里就称上‘我们’了!”

晴雯骂得很尖锐,宝玉当即要撵晴雯时,袭人带头下跪保住了晴雯。

当天晚上,宝玉被薛蟠请去喝酒,尽席而散,晚间回来时已带了几分酒,踉跄来至自己院内,只见院中早把乘凉枕榻设下,榻上有个人睡着。

宝玉以为是袭人,推醒之后才知是晴雯。宝玉将她拉起在身旁坐下,两人闲谈时,晴雯笑道:“怪热的,拉拉扯扯作什么!叫人来看见像什么!我这身子也不配坐在这里。”宝玉反问时,晴雯笑着说说:“你不来便使得,你来了就不配了。起来,让我洗澡去。袭人麝月都洗了澡,我叫了她们来。”

晴雯张口所说自然是实话,袭人白天被晴雯骂了个狗血喷头,晴雯心里都放不下,她却没受影响,晚上仍和麝月等人一样去洗了澡。这个举动说明洗澡之事,对于她来说是一种习惯。

袭人第二次洗澡发生在宝玉挨打当天的晚上。

袭人这种习惯的力量有多强大?超出了一般人的认知和想象。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四回,贾宝玉挨打过后,被人抬回到自己房间。袭人放心不下,轻轻将宝玉的中衣褪下,只见腿上半段青紫,都有四指宽的僵痕高了起来。袭人咬着牙说道:“我的娘,怎么下这般的狠手!你但凡听我一句话,也不得到这步地位。幸而没动筋骨,倘或打出个残疾来,可叫人怎么样呢!”

由此可知,宝玉被打得不轻。

但是薛宝钗送完药离开之后,袭人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——袭人抽身回来,心内着实感激宝钗。进来见宝玉沉思默默似睡非睡的模样,因而退出房外,自去栉沐。

自去栉沐包括两个层面的事情,一个是梳洗卸妆,一个是沐浴洗澡。

贾宝玉都被打得动弹不得,独自一人昏睡在床;薛宝钗刚刚探望完毕,贾母、王熙凤等人还没有前来探望,负责宝玉日常起居的袭人竟然不守在宝玉身边,而是趁此机会去栉沐,这是爱干净的表现,更是平时生活习惯使然。

袭人两次习惯性地洗澡反映出什么?

洗澡之事折射出什么?折射出贾府生活的富贵,这一点从刘姥姥二进荣国府,鸳鸯的一个举动中就可以看出来。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九回,刘姥姥信口开河讲故事后,王熙凤知道合了贾母的心,吃了饭便又打发过来。鸳鸯忙令老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了澡,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。

鸳鸯让刘姥姥洗澡换衣服,既是嫌弃刘姥姥,更深刻反映贾府里的的“规矩”。而这个规矩的背后,其实就是一种贵族式的生活。

事实上,袭人早已经适应而且离不开这种生活了。

《红楼梦》第十九回,袭人听见母兄要赎她回去,她拒绝时说道:“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,吃穿和主子一样,又不朝打暮骂……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?权当我死了,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!”因此哭闹了一阵。

有人说过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”,但是在现实面前,在袭人的世界观里,自由其实并不重要,现实的生活才最重要。

最重要的是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袭人适应了贾府里的富贵生活,而能保住这种生活的最好办法,就是永远不离开贾宝玉,做妾也好,做丫头也罢,只要在宝玉身边,她就能享受到一般人家不能享受的待遇。

所以,深刻理解袭人2次洗澡之事背后的现实原因,就能明白袭人为何不愿意离开贾宝玉,不愿意赎出自由之身的真实秘密了。

阜南县朱寨镇连坪木业厂  电脑版  手机版  阜南县朱寨镇李集村